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服务特色 >
那个学校没有名字
* 来源 :http://www.c457sjh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3-18 08:35 * 浏览 :

自此,王燕的身份顺利变成了“王佩”,所有信息与在简阳产子的王佩一模一样!

昨日,营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唐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经过初步调查,2014年12月4日,王燕确实到户籍窗口办理了户口簿。“王燕当时说了身份证号码和名字等信息后,民警发现她与照片上的人(王佩)有些相似。民警没有仔细核对,便为其办理了户口簿。”之后,王燕又用新办理的户口簿办到了临时身份证。警方目前正在协调各方处理此事,尽快让真王佩的小孩拿到出生医学证明并正常上户。

文峰镇派出所副所长鲁斌告诉记者,王燕的婆婆任女士去年曾向派出所提供虚假信息希望为孙子上户,派出所查明后对其进行过处罚。之后,民警发现王燕的户籍信息有误,也就一直没给王燕的儿子办理上户。“我们现在也在调查这个事情,了解王燕的真实身份,尽快把这个事情处理好。”

南充市时代医院相关负责人出示了“王佩”当初给医院提供的户籍信息资料,其信息内容与王佩本人信息一致。不过,该“王佩”曾用名王燕,而且是与一名叫党云(化名)的男子,给他们的孩子办理了出生医学证明登记。

“怎么可能?这可是我第一次生孩子啊!”24岁的王佩无比惊讶。她随后和丈夫前往简阳市公安局,调取的户籍信息显示,一个也叫“王佩”的女子于2014年11月28日在南充市时代医院办理过出生医学证明。“我那个时候在简阳市,而且正值怀孕期间,怎么可能在南充生孩子呢?”王佩惊讶不已。但南充时代医院告诉她,去年9月26日,“王佩”确实在该院产下一名男婴。

王燕向成都商报记者称,自己应该是营山朗池镇人,3岁时被父母遗弃,被外婆送到一所村小后便再没有亲人管过自己,自己由学校一陈姓老师照顾长大。“那个学校没有名字,老师和外婆的名字我也记不到了……我记性不好,啥子都不晓得了。”王燕说,她已经“记不起”自己的身份信息了。

文峰镇派出所所长席京川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当初王燕来找我们办户口,但她什么身份信息都没有,我们没法办,就根据她提供的名字和信息查了下身份证号码。”但派出所当时没有给她打印户籍信息表。

王佩是南充营山县朗池镇人,今年2月11日,她在简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生下儿子。王佩出院时在医院办理出生医学证明,结果她的户籍信息显示,她已经在南充为一个孩子办过了出生医学证明。

王燕说,去年她在南充时代医院生下儿子后,到文峰镇派出所说了“王佩、营山、朗池镇”等模糊信息,查询到“自己”(现用名“王佩”)的身份证号码,“我看王佩的照片也像我”。

该医院负责人说:“去年11月28日,王燕提供了一份她的户籍信息表,医院才给开了出生医学证明,之后她又补交了户口簿和临时身份证的复印件。”这名负责人说,现在他们已从派出所得知王燕提供的户籍信息有误,院方已对当初为王燕儿子办理的出生医学证明进行了注销。

6日中午,成都商报记者前往嘉陵区文峰镇,见到了当初在南充时代医院产子的王燕,24岁的她如今也在为儿子的出生医学证明一事发愁。

王燕说,她用从派出所得到的这个身份证号码打印了一张“自己”的户籍信息表交到时代医院,顺利为儿子办了出生证明。之后,她又通过这个身份证号到营山县政务大厅户籍窗口办理了户口簿,接着又通过新办理的户口簿办了临时身份证。

下一篇:没有了